400-886-6641

登录 | 注册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治疗案例—医疗资讯 >> 乳腺癌 >> 庸医误诊乳腺癌五年,我从病情恶化到治愈的经历

庸医误诊乳腺癌五年,我从病情恶化到治愈的经历

作者:港安健康来源:治疗案例 浏览次数: 日期:2018年9月7日 16:13

  之前一直是在网上看别人的抗癌故事,非常受鼓舞,想着是不是也要把自己的故事写下来分享给别人,陆陆续续写了两个月,算是把整个过程完整记录一遍,也希望能交到一些新朋友或帮助一些人。

 

  我今年62岁,住在天津,已经退休,儿子儿媳在深圳打拼。退休后的我,生活自在,无忧无虑。

 

  2017年底,洗澡的时候不经意的发现,乳房的肿块开始疼痛,就去医院找了这几年一直给我检查的医生,医生的说法是,这个已经5年了,并没有太大的变化,根据我几十年的经验,应该是良性的,不用太介意。其实,我是2012年就在我们当地医院体检时,检查出乳房上有个结节,大夫说结节在乳头上,位置比较敏感,结节很小,应该是良性的,不必切掉,定期观察就好。听到医生这样说,我就安心了。其实,后来想想,这是病人的一种讳疾忌医的心理暗示在起作用,病人总是希望自己的身体没事,总是更相信是各种可能性中最好的那一种,总是怕麻烦,总是得过且过。就像新闻里虞婷介绍的一样,“2012年的一天,我无意中发现乳房有个小肿块,没太在意。2013年它长大了些,3月份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没问题,是个乳腺增生,注意点,别生气着急就行了。我就没把它当回事儿,可接下来就发现它越长越大。我开始担忧了,因为害怕就今天推明天、明天推后天,直到2013年的12月13日,一个非常好记的数字,这一天我拿到了我前半生奋斗的一份成绩单——乳腺癌诊断书。”

庸医误诊乳腺癌五年,我从病情恶化到治愈的经历

  其实,病人的这种心理可以理解,这个时候就需要负责任的医生来帮助病人了。这也才是医生存在的价值,在病人知识构成和判断力受限的时候,医生的专业知识和判断是可以救命的。医学是一个非常专业化的科学,普通老百姓可以说是一无所知,对疾病的判断和治疗完全取决于医生的一句话,医生的这句话可以拯救一个人一个家庭,也可以毁灭一个人一个家庭。

 

  就这样,我和虞婷,还有千千万个同命相连的人一样,相信了医生的话,没有在2012年去做任何治疗。接下来的几年,乳头处的结节微微长大,我每年都按时去做体检,然后观察这个结节,医生每次都还是同样的话:“没什么事,据我多年的经验,这个肯定是良性的。”

 

  5年过去了,厄运降临。2017年12月,我感到那个结节好像变大了,我又去找了那个医生,还是同样的回复。不过这一次,我有点担心了,因为洗澡或是穿内衣的时候,结节部位会有比较明显的疼痛感。针对这个问题,我也问了医生,他的回答在现在看来是多么的可笑,“没事的,不用做手术,不过你要是想切掉也可以”。我的天啊,这是一个医生说出来的话吗?我们的生命就这么草率地略过了。

 

  我心里沉不住气了,出了医院的大门,我就给我的儿子打了电话,告诉了他发生了什么。我的儿子在深圳工作,见过世面,是个孝子。他一听,就马上判断情况应该没有天津医生说的那么乐观。儿子对我说,他工作太忙,医院的事他一窍不通,他帮我找一家信誉好的服务机构,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这样咱们花点钱,但是省事快速。儿子用最快的速度找到了一家专门从事香港医疗服务机构港安健康国际医疗为我协调安排赴港就医的相关事项,在和儿子通电话后的第二天,我就飞到了香港,在港安健康服务机构的快速安排下,我第一次在香港的医院与肿瘤外科的DR.L以及肿瘤内科的DR.P做了一次会诊,他们称为MDT,在国内叫做专家联合会诊。DR.L和DR.P人很和善,在我启程前,已经通过港安健康服务机构收到了我在国内的病历报告,而且为了便于快速对接国内检查报告,港安健康服务机构把我的全部病历翻译成了香港医生可以看得懂的英文报告。做完检查后几乎没有耽误一分钟,DR.L和DR.P就开始了他们的工作。详细的询问我的病情,仔细的比对国内传过来的报告,耐心的对患处进行临床的检查,这期间没有一丝催促,没有一丝不耐烦。港安健康服务机构指派的陪诊翻译人员小李的服务很到位,让我和医生的沟通很顺利。小李是香港本地人,大学期间学的医学专业,他的热情和专业让我很满意。

 

  确认完我的情况,香港医生怀疑这个是恶性的,需要进一步检查才可以最终确认。只是,令香港医生十分不解的是,我在国内5年前就发现了,为什么不取样做活检?在没有做活检的情况下,大陆医生就凭经验判断是良性的,这个很不科学,也违反肿瘤医生的操作规范。

 

  医生马上帮我安排了相关的活检取样手术,第二天一早就做。这样的效率,真是国内不能比的。晚上我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香港医生的话让我不能平静,是啊,5年前就发现了,怎么就是拖拖拉拉的呢?为什么不做活检呢?总是想着不给儿子添麻烦,看来这次拖出大麻烦来了。辗转反侧中,我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第二天活检手术DR.L主刀,麻醉师在术前来到我的床前给我讲述注意事项,手术大概半个多小时就结束了,麻醉师技术很好,手术结束我就自然醒来,没有任何麻醉不适。术后伤口也不疼。术后,DR.L来病房看我,告诉我取出来的组织,拿去做检测,检测结果明天下午出来。我又一次被震惊了,第二天就能拿到活检报告,这在国内是不可能的。我知道的拖得最久的,是我的一个朋友,在郑州,活检报告是40天才拿到结果的。香港确实是高效率,为病人赢得了医疗时间。

乳腺癌活检手术

  实际上,此时我的心情格外忐忑不安,各种佛祖都在心里默默求过了,只期望不是癌症。儿子也在身边安慰。

 

  不过,该来的总归会来的。第二天,我的活检报告出来了,显示呈恶性,恶性程度中等。这是DR.L的原话。那一刻,我的世界崩塌了。医生说,如果早一点做活检,早一点切除点,就不会现在这个状况了。儿子急了,说要回天津砍死那个医生。我劝他不要冲动了,已经是现在这个情况了,砍死他有什么用。我们母子陷入深深的悲伤中。

 

  DR.L安慰我说,他和DR.P商量过了,目前从现有的检查来看,情况不是太坏,需要进行乳房4D造影和PET-CT的检查,综合活检、乳房4D造影和PET-CT的检查的结果,有他和肿瘤内科的医生研究治疗方案。随后,我就马上进行了乳房4D造影和PET-CT的检查,结果显示左乳弥散性病变,左边腋下淋巴转移,右侧暂时没有发现异常。经过和肿瘤外科、放射科、肿瘤内科、麻醉科医生的详细讨论后,最终拿出了一份治疗方案。这个讨论持续了一个半小时,所有相关医生根据自己负责的部分发表意见,同时讲解给我听,力争使我对我的病情有一个非常清楚的认识,并在此基础上,由我根据各个医生给出的治疗建议,做出了我的决定。这个过程,我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尊重,什么叫做知情权,什么叫做耐心细致。相比国内,只要病人多问一句,医生就会说,“问这么多干嘛,说了你也不懂”或者“你是大夫,我是大夫?怎么这么多问题呢?”

 

  说实话,最初我是不愿意来香港治疗的,一是觉得太贵,又不能用社保,给孩子增加负担;另一个原因就是没觉得香港会好到哪里去;还有就是到香港旅游都没来过,语言又听不懂,有点恐惧和害怕。要不是儿子极力推进,我可能还是选择在国内治疗。

 

  不过,这次感觉真的不一样,让我重新认识了医生、医院、病人之间本应有的关系,重新定义了“看病”这两个字。就像儿子说的,“妈,来香港治病贵是贵了点,但是绝对值得。我身边好多朋友都不在国内体检或是看病了,都来香港,交通方面,医院效率高,医生专业耐心,再加上有专业机构服务,病人只管看病就行了,挺省心的。而且,费用其实也贵不了多少,在国内好药都不进医保,再加上托人找关系,算起来也不便宜。关键是,一点尊严没有,治个病跟孙子似的,求这个求那个,烦死了。我宁愿多花点钱,您看在香港多好,谁都不求,医生专业又耐心,港安健康服务机构也给力,我上我的班,一点不耽误。”

 

  一开始并不认同的我,现在却在心里同意了儿子的说法。

 

  手术是安排在下个星期,所以我就回到儿子在深圳的家里等候。由于手术和术后治疗需要长时间多次往返深港之间,普通的旅游签证就不行了。为此,港安健康服务机构要求医院为我开具了非本港居民就医手术的证明信,并协助我在深圳办理了医疗签证,儿子作为近亲属也办了一个,这样我看病复诊什么的就方便了。

 

  在等待手术的日子里,我询问朋友和亲属,了解了一些乳腺癌切除手术的知识,给我最大心理压力的是,由于整个左乳切除,很有可能伤及胸部神经,造成永久性的神经痛和神经麻痹,这个对乳腺癌切除手术的患者来说太痛苦了,但又是很普遍的现象。还有,就是淋巴切除后,会造成淋巴水肿的现象,整条胳膊都会肿胀,严重影响生活质量。听了这些,我有些害怕了,我和儿子商量,要不就别做手术了,又是神经痛、又是神经麻痹,还水肿,我不想遭这个罪。儿子告诉我,他的同事的老婆就是DR.L做的乳房切除手术,术后一点反应没有,刚刚提出来的副作用全部没有发生。儿子的话,让我心里些许平静了一些。但是,还是疑虑重重,国内好多姐妹都或多或少出现不良反应,香港的医生真的这么厉害吗?

 

  时间仿佛过得特别慢,经过几天的煎熬,我终于躺在了手术室,术前一天,我就已经住院了,DR.L和麻醉师一起来看我,又把手术过程和风险讲了一遍,DR.L让我放心,一定没问题的。既来之,则安之。我接收命运的安排。一针麻醉下去,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我再次醒来,是被护士叫醒的,这时手术已经做完,正准备推我回病房。儿子和儿媳在病房焦急的等待,见到我出来,他俩都哭了。护士熟练地把我放到病床上,迅速检测了麻醉反应,一切正常。然后就是每小时一次的血压和心率测试,护士都会很关心的问我有没有什么不舒服,很贴心。过了一会,护士把输液瓶拿走了,我儿子问护士,怎么拿走了?不需要继续输液吗?护士的回答让我很震惊,“输完了,在香港手术,输液这么多就够了”。后来听港安健康服务机构的小李解释才明白,香港的手术技术好,手术卫生条件世界一流,手术感染的可能性极小,根本不需要大量输液。这个手术要是在国内,至少要输液5天,每天不低于5瓶。这是差距啊!

输液

  DR.L来到病房为我解释手术的进程,告诉我很成功。取出来的组织再次拿到实验室化验,另外一部分组织已经由医院安排寄送美国,去接受世界上最先进的复发几率检测和评估,医生会根据这两份检测结果制定下一步的术后治疗方案。

 

  过了几个小时,麻药彻底失效了,我曾无数次幻想的疼痛和麻痹根本没有到来,胳膊也完全没有水肿的迹象。这一下让我彻底信服了。之前的种种疑虑都消失了,在不幸面前,我突然感觉自己是幸运的。

 

  接下来的事情,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第二天早上我就可以用做过手术这边的胳膊梳头了,这简直是太神奇了。第二天晚上,我就可以下楼去食堂吃饭了,一点疼痛和不适都没有,这是太神奇了。

 

  术后,医生每天都来做术后检查,护士也照顾的很好。手术后的第4天,我出院了。4天,4天就可以出院。这可能吗?我打听过在国内至少10天以上,这是不服不行。出院时,医院做的进一步检测已经出来了,还需要等美国那边的检测结果,才能做出最适合我的治疗方案。

 

  车子从医院出来,一路开会了儿子的家。亲家已经在家等我了,见面后说我脸色很好,根本不像刚做出手术的。我照照镜子,确实是这样。其实,直到现在,我也没有觉得自己是个癌症病人。曾经别人告诉我的所有痛苦和经验,在我这都没有发生,我一一打电话告诉他们,他们都惊诧不已。

 

  几天后,DR.P打来电话,说是美国的检测报告结果出来了,现在需要面见我,与DR.L一起讨论下一步治疗方案。

 

  去医院的路上,我的心情又忐忑起来。DR.L先是给我检查了伤口恢复情况,告知我恢复的很好,我也谢谢了DR.L。后面,DR.P拿出了在医院和美国的两份报告,根据检测报告,我的癌细胞仅仅扩散到了左乳和左腋下淋巴,右乳及其他地方没有发现。我问DR.P,既然没有,是不是不用化疗?化疗太遭罪了。DR.P回答,虽然没有转移,但是根据美国传回来的检测结果,我的五年复发几率高达40%,十年复发率高达60%,所以必须进行针对我的个性化治疗。DR.P强调,癌症的治疗必须精准化,个性化,不能一刀切。根据美国这份检测报告,我们可以精准的计算出你术后的复发几率,从而根据这个数据和曲线图,制定化疗方案和荷尔蒙药物方案。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听说癌症治疗还有个性化的。身边的同学朋友,得了癌症还不就是按照统一的标准放化疗的吗?现在,DR.P拿出的医疗方案是针对我一个人的,独一无二的。在这一刻,我觉得所有的钱花的都值了。DR.P仔细的为我讲解我需要做4次中度化疗,剂量和药物是按照检测报告显示的结果配置的,对我很有效。4次化疗,也是精确计算过的,多了少了都不行。这让我对下一步的治疗有了全面的认识,并同意实施。

 

  但是我还有一个担心,那就是化疗的副作用。听国内的朋友说,化疗简直生不如死,有好多人不是被肿瘤要了命,而是被化疗要了命。我把这个担心讲了出来,还没等DR.P回答,DR.L就打趣的说,之前你不是还担心会神经痛、神经麻痹还有淋巴水肿?现在这些症状有没有?这一下,都是把我问住了。DR.P马上说,不必担心,香港的化疗药和化疗操作指南都是紧跟国际最先进水平的,而且在化疗前我们会做一些预防措施,把化疗反应降到最低。DR.P笑着说,不然我们打个赌,如果你化疗期间,没有呕吐和疼痛,你就请我吃大餐,怎么样?我和医生一起笑了起来。

 

  过了些日子,我的伤口彻底痊愈。化疗开始了,化疗前DR.P给我开了一些防止眩晕和呕吐的口服药,还有增加白细胞和血小板的针剂等等。在做好准备好,我的化疗之旅开始了。3个小时的输液,没有什么感觉,在和护士聊天中轻松度过。按照医生的说法,基本不会有什么反应,如果有反应会在一周后出现,不够很快就会过去。为防止心脏、肠胃等出现问题,医生还开了一些药给我,以备不时之需。终于到了第7天,没有什么反应;第8天,还是没有;第九天好像有点没胃口,别的都还好;第10天,身体有点没劲,也说不上不舒服;第11天,这些症状开始消失,没想到这么轻松就过来了,真是不可思议。第2次、第3次、第4次化疗,都是在些许的不舒服,然后很快消失这样的过程中完成的,以我这个63岁的人来说,算是比较轻松的过来了,没有国内传说的那样可怕。这期间,我都在深圳的医院做化疗期间复诊检测,包括血常规、肝肾功能、心脏功能、高密度等等。每次拿到结果,都是由港安健康服务机构快速翻译,转给香港医生评估。为下一次化疗提供准确数据。

香港医疗

  现在,我已经回到了天津,所有曾恐惧过得副作用和坏结果都没有发生,这让我无比欣慰。我要感谢我的儿子,感谢始终兢兢业业的港安健康服务机构,感谢DR.L、DR.P和所有为我服务过的朋友,谢谢你们。对了,我还要感谢香港,是她让我重生。

文章推荐: